朱主席的大陸政策 兩難題待解

朱立倫已經篤定當選並即將接任國民黨主席,15檔Q1業績讚 外資搶,人們對他有所期待,伊波拉死亡人數 突破1,900人,相關各界都開始關注在他領導國民黨之後,安泰銀23日除息交易順延,國民黨到底會走怎樣的大陸政策路線,看見人家招租 他搬盆栽送辦,以及國民黨到底如何定位評價這六年來的大陸政策。
儘管從今年三四月間發生反服貿學運以來,世界杯/8強賽被淘汰 加索想退國家隊,有關國民黨大陸政策失敗的聲音已然出現,陳建瑋金曲入圍贏家 MV扮酒店小弟,並不斷蔓延,長三角樓市 節後利多風險並存,而在九合一選舉之後,這種聲浪更為高漲,但是,國民黨恐怕不能隨勢飄流,而應該深刻的批判繼承過去六年的大陸政策。無論如何,這六年來的大陸政策,基本的方向是對的,對於促進兩岸關係的和平穩定發展,發揮重大的作用,其意義和價值是很難否認的。但是,儘管這六年來,一方面兩岸簽署包括ECFA在內的二十二個協議,可謂一路平川,進展順利;可是在另一方面,國民黨卻不知不覺中犯了輕忽的錯誤,不只忽視伴隨大陸政策進展而來的分配正義與立法監督的問題,而且還忽視可能遭到異議力量阻撓的可能性及力道。
在分配正義方面,這六年來的兩岸交流的紅利,顯然並沒有更合理的落實分配到相關民眾及族群。不管是兩岸通航、陸客來台觀光、ECFA的簽署,都惠及不少產業和行業,國民黨應主動關切,這些從兩岸交流獲利的產業及行業,是否確實將紅利更為合理的分配給相關職工,是否更為合理的提高職工的福利及待遇,並要求政府應支持相關工會向其所屬的產業及行業爭取他們應有的權益及福利。
國民黨應要求政府,從便民利民及惠民這樣的民本立場,讓兩岸關係能夠民本化,而其具體做法,則可以要求政府就兩岸服貿及貨貿協議中,可以立即直接惠及產業及民眾的部分,考慮先以行政命令的方式加以落實執行,以期先發揮應有的正面效應。
在立法監督方面,這六年來,當執政黨不斷往前衝,和大陸談判簽署各種協議的同時,一方面引發立法院在兩岸關係領域嚴重的權力失落感,在另一方面則引發在野黨及相關異議的民間力量對兩岸關係發展的焦慮和疑慮。經過反服貿學運及九合一選舉結果的影響,對兩岸關係發展及兩岸協議的監督,已是無法迴避的趨勢,國民黨或許應該考慮和民進黨協商,在立法院成立兩岸事務委員會,以期讓立法院和行政院就兩岸議案的溝通能夠常態化與體制化。此外,國民黨或許也可以考慮和民進黨協商,修改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補上監督機制,這樣或許可以讓朝野兩黨,不必再就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草案的審議,掀起另一波統獨攻防,從而再度挫傷我們內部的政治認同傷口。而最重要的是,國民黨應該從這一年來的經驗中吸取教訓,要求政府徹底的讓兩岸關係民主化,在遵守憲法分權架構的前提下,完善兩岸關係發展的立法監督與民間參與機制。
在完善立法監督及民間參與的同時,國民黨也應思考,今後如何能真正避免兩岸交流的紅利被少數特定族群或階層包辦壟斷的現象,以期讓公民社會能夠真正多元且公平的參與兩岸的交流與發展。,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 並標籤為 , , , , , , 。將永久鍊結加入書籤。

回應已關閉。